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汉中统一玄机报 (http://www.0916zz.com)- 国内知名站长资讯网站,提供最新最全的站长资讯,创业经验,网站建设等!
热搜: 通讯 为什么 知识 透露
当前位置: 首页 > 站长百科 > 正文

人事大换血背后:趣头条进入非常时刻

发布时间:2019-09-26 01:11 所属栏目:[站长百科] 来源:新浪科技
导读:导语:在近日的Open day上,趣头条官方再次用升级调整组织架构,保证人才持续迭代升级来解释这动荡。但根据其内部人员所说,并非完全如此。 近日,有趣头条员工向新浪科技爆料称,中层离职潮基本属实,而且是一场公司从业务到人事的重组,同时伴随着裁员,

导语:在近日的Open day上,趣头条官方再次用升级调整组织架构,保证人才持续迭代升级来解释这动荡。但根据其内部人员所说,并非完全如此。

近日,有趣头条员工向新浪科技爆料称,中层离职潮基本属实,而且是一场公司从业务到人事的重组,同时伴随着裁员,“现在趣头条进入了离职浪潮,裁员有补偿,大家都排队申请,还有好多人没申请上”。据该员工所说,很多基层员工被离职,是因为公司收缩人力成本;另一方面,由于业务调整,他们负责的板块不重要了,因此被迫离职,这帮人中包括了负责模型、MCN、数据分析、活动、视频拓展相关业务线上的员工。

同时,在新浪科技的求证过程中,已有多位趣头条内部人士确认了员工离职潮的消息,但表示处于敏感期,不便透露其他;并有已离职、非管理层员工透露,自己是被离职。

对此,趣头条方面依然回应:不属实,但并未就具体问题进行回答。

虽然趣头条一直在强调扩招,但多位核心业务负责人员离职、人事动荡已是不争的事实。上市才刚刚一年,趣头条这家年轻的互联网公司,正暴露出快速扩张所面临的窘迫和压力。

趣头条去“头条化”

“有些管理者可能适合管大的稳定的业务,有些适合管理者可能适合从0到1的业务,有些更适合带兵打’闪电战’,在不同时期,每个人可能会有不同调整。”谭思亮在近期的Open day如是说。

可是,这样的调整未免也太频繁了点。

回顾趣头条的中层变动,其实从5月份就开始了。5月21日,趣头条宣布李磊不再担任公司CEO一职,但仍将保留董事职务并兼任副董事长。创始人兼董事长谭思亮接任CEO一职。李磊是趣头条联合创始人,主要负责技术,和谭思亮一样,也是从盛大在线广告业务体系出来的创业者。

6月3日,趣头条确认了总编辑肖厚君已离职的消息。对于离职,肖厚君曾向新浪科技回应称是回归家庭。

在趣头条内容中心任职的李成(化名)告诉新浪科技,“趣头条原来也算健康发展,肖厚军是纯内容出身,那时候内容好,作者兴致高,但是作者还是少,后挖来了原来负责头条号的吴达,在其大力拓展下,作者一下子多了几倍。用户上涨了,但是光看数量不看质量了,就把肖给架空了,然后肖走了,内容体系溃败开始了。”

关于此,此前也有趣头条员工赵琳(化名)向新浪科技透露,内部曾经让肖厚君和吴达竞争,肖厚君的背景是门户内容资讯出身,而趣头条是平台化的玩法,“在这样的成长需求下,确实是吴达更适合趣头条这个平台,我个人觉得从肖到吴的这个过程,其实对整个平台是有益的。”

但仅仅在一个多月后,7月份,就有媒体报道称原趣头条事业部负责人吴达被调去负责趣头条事业部下属的创新业务线,产品以小视频业务为主。

据李成爆料,吴达也已经于近日离职。他表示,在这波中层离职潮中,内容、技术、算法三块的负责人刘晨、James、林成伟均已离职,这三位原来都向吴达汇报。而离职潮中的一部分人,都是趣头条从今日头条挖过来的。

李成透露,从2017年下半年到2018年5月份吴达进趣头条期间,公司从今日头条挖来多位管理者。据公开资料显示,吴达曾是今日头条头条号的总监,而趣头条内容运营中心总经理刘晨曾是头条号的市场总监。

赵琳也向新浪科技提到,公司这一次从业务到人事的重组,也有踢出头条系的原因,“之前一直有模仿头条的做法,所以挖了很多人,但是后来发现头条的模式不适合用。”

根据趣头条2019年Q2财报,趣头条第二季度净营收13.9亿元,同期增长187.9%。营收的增加并没有挽回亏损的局面,趣头条Q2净亏损5.6亿元,相比之下上年同期净亏损2.1亿元,同比扩大167%。持续亏损的同时,趣头条日均用户使用时长也已连续两个季度下跌。

趣头条主要盈利模式是广告和营销,用户流量数据下跌会直接影响到财务数据。

财报显示,趣头条第二季度日均活跃用户3870万人,上一季度为3750万人;月均活跃用户为1.19亿人,上一季度的1.114亿人。这意味着,进入2019年,趣头条用户增长已出现明显的疲软,增长微弱。

1.png图/新浪科技

2.png图/新浪科技

李成认为,中层基本上是主动离职,但业绩不达标是核心原因。

那么,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趣头条的用户增长疲软、业绩不佳?

钱都“烧”在哪里了?

2016年6月上线的趣头条,凭借“网赚”模式,即看新闻、视频同时可以赚钱,通过“积分运营机制”切入下沉市场。趣头条很快收获了大量用户,根据以往数据,截至2018年8月App的安装用户总量为1.81亿,平均月活6200万,平均日活2100万。

但是,其独特的补贴模式,同时也是最大的诟病所在。趣头条一直被认为是花钱买用户,将用户使用时长和收入挂钩,每个用户行为都被明码标价,这也意味着,这样的用户忠诚度不高,随着补贴起伏,存在极大的流动性和不稳定性。

平台如果能一直通过金钱刺激用户,或许可以在一定时期内维持这样的状态,但未来如果没有可持续的盈利模式,或者补贴跟不上,有可能面临“崩盘”的危机。

这两种情况,趣头条似乎都遇到了。一方面,趣头条在减少补贴,其2019年Q2财报中显示,该季度每名日活跃用户每天的积分成本为0.13元,同比下降40.6%,环比下降25.8%。随着用户通过积分赚取的补贴在减少,一定程度上也诱发了用户增速及活跃度的下滑。

另一方面,被认为是未来增长引擎的创新产品米读小说也遇到了监管打击。米读小说是趣头条2018年5月孵化出的独立App,凭借“免费阅读+广告收益”的模式试图冲击传统网文市场。7月16日,米读小说App被有关部门要求整改,在10月15日之前,App将进行技术升级改造,暂停内容更新和经营性活动。这无疑将对趣头条Q3财报数据带来一定的影响,尤其在DAU和变现上。

而补贴减少的另一个原因,可能就是没钱了。

据趣头条运营人员李成爆料,趣头条一直在改变策略方向,通过烧钱投内容来拉动用户增长。“不是趣头条想改战略方向,是不得不改,第二季度策略失败,第三季度暑期项目又失败,但是越改越烂,现在是个烂摊子。”

他提到,7月16日下午,公司内容中心开展了全员Q3战略同步会,而会上提到的重点内容,后面基本都没见到效果。

【免责声明】本站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其相关言论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绝非权威,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您发现内容存在版权问题,请提交相关链接至邮箱:bqsm@foxmail.com,我们将及时予以处理。

网友评论
推荐文章